今天是个声势浩大的雷雨天。黄色红色轮流提示的那种。
中午午饭时候,平地一阵妖风起,随后便是打乱鼓点一般的噼里啪啦,狂风裹携着利刃似的雨丝横扫了门口桶里的垃圾。我和同事目瞪口呆,不知可言何物……
不过这雨势也就持续了十几分钟,这十几分钟过后,晴空万里,果真六月天孩儿面。
时间过渡到北京时间21点半,此时此刻头顶上刚刚滚过一个让门窗震颤的闷雷。
闪电则是妖异的亮紫色,我拄着下巴用呆滞的眼神目送那条紫龙行迹飘忽而去。红笔在小练笔上划拉的我的脑阔正在遭受有记忆以来第三次颇为严重的震荡。不是撞的,是咳的,咳得我脑仁子散成豆腐脑,咳得我马甲线都要出来了,万幸听声音不是肺炎,不然依单位的地理位置我大有可能光荣在讲台上。
唉,还有我这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因为大量水分摄入和不自觉流泪已经肿得只想眼镜换墨镜。
再看看办公桌上因为任性养病而积着没改的作业,脑阔更疼了眼泪鼻涕更汹涌了……
想回麻麻的怀抱里呆着。



唠叨这么多其实只是想说,日绘暂停啦,我要去睡啦。
希望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因为嘴巴大张而吞入什么百毒不侵的昆虫。枕头也不要因为无知觉的流泪导致日久发霉发潮。不说了,我去取条厚实的枕巾铺上了。噢嚯突然断电。
晚安。

评论(5)

热度(4)

© 满头官司 | Powered by LOFTER